IMG_0796_副本.jpg

(圖)我說,不是我們在地上三缺一,而是爸爸在天上一缺三。

兩者的不同是,前者絕望,後者充滿盼望。

 

 

夜深了,還沒睡。

 

讀了妳的文章,

發現,妳的文筆好好,

自愧不如,讓我更欣賞妳。

妳的思路是那麼地清晰,文筆是那麼地明暢..

說真的,讓我有一種想好好進步自己寫作能力的衝動。

我會加油的!

 

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感性的人,

可是,在很多時候,自己對他人的關懷與付出真的不多,求主憐憫。

求神改變我的特質,讓我的生命更容易溫暖身邊的每一個靈魂。

如果只是單單容易認識朋友,又有什麼益處呢?不夠。

 

昨天是父親節,

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沒有父親的父親節。

我不是一個喜歡自憐的人,身為神的兒女,身為基督徒的我,有永生的盼望,對於死亡有另一番體會。

想到爸爸,想到死亡,從2011年2月11日到今天,留下的,是長長的想念。

老實說,爸爸活著的時候,還沒有患癌症的時候,我們的溝通不多。‘父親’在我心裡的形象是模糊的。我只知道他很疼我,捨不得罵我,但也不懂得如何教育我。

我常說,爸爸患病的那一年又八個月,我們之間的溝通比過去二十年還要多。

回憶的場景是醫院,

對話是病情,

聽見的,是爸爸在病痛中的呻吟...

回想過去,真的如夢一般。

其中的痛苦如噩夢,卻又只能在這樣的夢中,才能看見爸爸。

 

他很開朗,真的很開朗,生命力很強,這點,我很像他。

他很聰明,也很有自知之明,這點,我也像他。

他很熱情,看重友情,這點,我非常像他。

當然,不然,怎麼做他兒子呢?

爸爸臨走前,我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“你知道嗎?我很高興,能夠做你的兒子。謝謝你...”

他閉著的雙眼,眼角滲出淚滴...

當時的他,已經沒有辦法開口...

 

過去,他帶我們的傷害,都過去了。忘記就算了,記得又如何?

 

我只知道,他是我在這世上,唯一的爸爸,親生的爸爸。

 

謝謝你,爸爸。我從你身上得到了那麼多,也看到了那麼多。

你安息了,我繼續走。

既然你給了我基因上的優點,我當然也得接納遺傳而來的缺點。

我相信的是,神有絕對的能力改變,並且讓咒詛變成祝福。

我從你過去的疼愛中,學會了好多;

也從你以前的傷害中,了解不少。

 

臨走前,我告訴你,我會當一名好傳道...

今天,雖然你已經不在身邊,我心裡還是有話想對你說,

那就是,

不論如何,你是我的好爸爸...

創作者介紹

爱的功课

Adrian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