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6月份知道爸爸患癌症以后,我们家进入了和过去不一样的光景。记得当初经常往返医院,一起改变饮食习惯。爸爸再也不能吃肉类...(呵呵,我相信如果“完全不能吃肉”的事情发生在华胜身上,他会陷入痴呆状况...哈哈!)...当初选择化疗,从基础化疗到强效化疗,爸爸的免疫力越来越弱...掉发..呕吐..没有胃口..食不知味...颓废...呻吟...没有一件不让我们担心与心痛...好几次载爸爸去医院的时候,我都忍不住流泪..却不敢给他看到...


        爸爸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阿飞..呵呵,他常说自己其实很厉害读书的,只是家里穷,没办法让他继续升学...据说我阿公从前的工作是“挑粪”的,家里都是靠吃番薯长大的。家人没办法约束他...成了阿飞党的一员,很多住在Plentong的Auntie Uncle都认识他的...。

        呵呵,有一次和维强谈话的时候,才知道当年爸爸年轻时,常常在迦拿教会外的篱笆徘徊..穿着超流行的喇叭裤,嘴里叼着烟,一口一口地抽着...据维强说,当时对年纪还小的他来说,我爸的形象是难以形容的...维强没有告诉我那是很帅、还是很酷的感觉...但总是是一种很深刻的印象,使他对我爸有一种难以言喻的“情意结”...呵呵,我当时当然还没出世...心里想着那副泛黄的画面...很想笑...多希望自己有机会看到维强当年所看到的画面...

Adrian Gif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